在欧洲杯、美洲杯、美金杯和奥运会几大赛事的引流下,萨拉赫似乎是一个很久未被提起的话题,但“被动低调”的他又拿下了利物浦2020-2021赛季最佳球员。曾被戏称为“昙花一现”的他已经用实力和表现打破了质疑,堪称当今非洲足坛现役运动员第一人。而在2021年的夏天,萨拉赫并未出现在埃及奥运男足大名单中,也引发了一定的关注。

萨拉赫出生在埃及开罗北部的一座小城巴斯永,少年时代他就对足球十分痴迷,他的儿时偶像是齐达内和菲戈。2006年,萨拉赫加盟阿拉伯承包商足球俱乐部青年队。那时,每天早上5点起床,7点前到达学校。完成两门必修课后,在离开学校跋涉百公里,经过四个小时,倒五趟车到俱乐部在开罗以东的青训基地。每日高强度的训练后,萨拉赫还要原路返回,再坐上四个多小时的汽车回家。

但是这条漫长的“家-学校-青训基地”三点往返之路却承载了他将为此奋斗一生的足球梦想。从事后角度看来,如果没有他幼年时期的这一段奔波旅程,萨拉赫的足球天赋很大可能将被埋没在开罗、埋没在埃及。2008年,机缘巧合的是,阿拉伯承包商一线队主教练·拉德万(Mohamed Radwan)来到了青年队的赛场,观看了U16梯队的一场青年队赛事。此役战罢,他立刻决定把萨拉赫提拔到一线队进行日常的训练,并安排了体能教练组安排定制饮食和针对性训练,以适应其青春期成长快且较易受伤的体质。

2011-2021赛季,萨拉赫成为阿拉伯承包商队主力,但由于2012年2月1日发生了造成多人丧生的2·1埃及塞得港球迷骚乱事件,埃及足球超级联赛因此暂停,于是萨拉赫开始谋求转会。尽管埃及国内联赛停赛,但与巴塞尔的友谊赛中,他大放异彩,最终也成功收到了来自瑞士球队的试训邀请,最后与之签约四年,并带领巴塞尔拿到了联赛冠军,在欧战中也有所突破,成功得到切尔西青睐,并前往斯坦福桥继续追梦。

而在切尔西,无论名气还是实力,当时的萨拉赫身前还有阿扎尔、托雷斯、威廉、许尔勒,还有埃托奥、登巴巴,这些球员都是功成名就的即战力。对于志在争冠的是切尔西来讲,没有空间给萨拉赫试错,与他同样命运的还有如今在国米成为主力的卢卡库,以及这个夏天刚刚去往沃尔夫斯堡,现已在曼城成为世界前三中场的德布劳内。

由于在斯坦福桥的表现没能得到球迷和老板阿布拉莫维奇的信任,萨拉赫在在2015年冬季转会窗被租借到意甲佛罗伦萨俱乐部。在佛罗伦萨,意大利人对战术执行和对空间挤压的执念,对萨拉赫的足球理念有了重要改变。他不再只是一个靠速度和一点小技术生吃硬干的边锋,他开始改变自己,踢球合理性慢慢提升。

在罗马,他更加注重补足个人短板、同时发挥长板,现代足球发展趋势下,“一招鲜,吃遍天”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他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罗马的进攻。罗马在意甲本是争夺欧冠席位的水平,但在萨拉赫的支撑下,有了争冠的可能。在萨拉赫因伤缺阵期间,罗马的进攻质量、得分效率质的下降,足以体现萨拉赫在罗马进攻体系中的支柱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夏天,萨拉赫以4200万欧元“打破队史转会费纪录”的价格加盟英超利物浦队。同期,巴塞罗那“二当家”内马尔以2.22亿欧元转会大巴黎,自此,欧洲足坛球员转会费水涨船高。即使是如今疫情严重影响下,欧洲球队也很难以当年这样的“白菜价”买来萨拉赫这种等级的球星。日前,英格兰球星桑乔以8500万欧元转会曼联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萨拉赫的此次转会,相比同年巴塞罗那队1.35亿欧元从多特蒙德队砸下的一名“玻璃人”边锋,不论是从踢出的表现还是转会费的价格来看,都是一次超值的运作。在埃及球星加盟后,克洛普在利物浦的前场高压战术终于有了边路飞翼的有力支撑。在适宜的战术支撑下、在两侧边后卫的有力支援下,萨拉赫如鱼得水般地在第一个赛季出场的36场比赛(其中34次首发)中砍下了32个进球和10次助攻,重返英超赛场的第一个赛季就夺得金靴奖,甚至还打破了之前由阿兰·希勒、C罗、苏亚雷斯共同保持的英超单赛季进球纪录,足见其火力之强大、状态之火热。对于萨拉赫来说,他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征服了英格兰的球迷,打消了人们对于他“能否适应英超”的疑问。

如果有人认为,萨拉赫在第一个赛季所遇到的战术针对性不够强,那么他在2018-2019赛季英超联赛中打入22球,蝉联金靴的表现更是打破了所有对他的质疑。当年被人指为“昙花一现”的“埃及梅西”,已经无疑进入了“昙花一年一现,一现即是一年”的盛花期。在这一年里,对于萨拉赫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在欧冠赛场上的高歌猛进。经历了一年前的决赛,萨拉赫被皇家马德里队长拉莫斯“故意”犯规造成肩伤离场、泪洒绿茵的痛苦回忆后,本赛季的利物浦卧薪尝胆,在安菲尔德球场上演了四球逆转巴塞罗那的“安菲尔德奇迹”,闯入决赛。在决赛中,萨拉赫开场第二分钟便打进点球,最终也以2:0的比分战胜伦敦劲敌托特纳姆热刺,如愿与利物浦一同举起了“大耳朵杯”。在2019-2020赛季,萨拉赫更是随同利物浦夺得了队史第一座英超冠军奖杯。

在国家队方面,萨拉赫是毫无疑问的埃及英雄。世界杯非洲区预选赛共分为五个小组,每组四队双循环争夺每组唯一的出线资格。在六场比赛中,埃及队共打入8球,萨拉赫独造7球,是埃及最终头名出线的头号功臣。最令人遗憾的是,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上,萨拉赫受到不久前在欧冠决赛中引发的肩上影响,并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平,三战皆墨,小组垫底遗憾出局。而尽管造成萨拉赫伤病的拉莫斯在社交媒体上为自己辩解称”并非故意”,但他还是遭遇了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网友不留情面的“网暴”。

与世界上大多数竞技体育项目不同,奥运男足并不是男足界的最高赛事。在欧洲发达的联赛、杯赛体制和各大洲杯赛下,奥委会通过与国际足联协调确定了“U23+三名超龄球员”组成奥运代表队的方式,使得奥运男足赛事失去了一定的吸引力和重要性。因此,利物浦认为没有必要放萨拉赫参加本届东京奥运会。埃及足协的管理负责人梅赫德表示:“我并不想说萨拉赫参加奥运会是不可能的,但这是困难的。我们联系了利物浦,以让萨拉赫参加奥运会,但他们说要等待球队的批准,最后他们拒绝了这一要求,因为他们不想在赛季初失去这名球员,而且在明年1月还有非洲杯,非洲杯期间将使他无法参加英超比赛。”理性来看,利物浦此举既是出于对球队新赛季备战磨合的考虑,也是对萨拉赫的保护。相比之下,巴塞罗那18岁小将佩德里在2020-2021赛季出战了52场俱乐部比赛,20场国家队比赛,赛季无休,不禁让很多人对于他的身体状态感到担忧。要知道,对于发育期的青年运动员来说,劳逸结合,避免过早产生劳累性身体损伤是增长其运动寿命、提高巅峰水平十分重要的一点。

萨拉赫是埃及足球的灵魂人物。在首都开罗,从街头涂鸦到高架桥两边的广告,从斋月灯笼上的照片,到穿着国家队10号球衣踢球的孩子,与萨拉赫有关的元素无处不在,甚至连依据其发型做成的假发在青年群体中都很热销。每当有萨拉赫的比赛,埃及街头必定是人山人海。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地站在电视机前,为他们的偶像呐喊助威。

在足球场上,萨拉赫是埃及不折不扣的英雄。在生活中,萨拉赫是埃及人心中治愈国家创伤的希望。

2011年初以来的动荡局势对埃及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在工资水平仍然很低的情况下,上涨的物价让很多埃及人深刻体会到日子的艰难,人们的信心一度接近谷底。“总是感觉生活充满挫败感,每天都在颓废中度过”,几乎成了埃及年轻人普遍的心声。但萨拉赫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光亮。正是在他的带领下,埃及国家队时隔28年重返世界杯决赛圈。“就像萨拉赫的座右铭:永不放弃梦想,永不放弃自信。我们也该如此,国家亦该如此。”29岁的银行职员萨利姆说。

但萨拉赫何以成为伟大?埃及人民最有权为此发言。一位学习中文的学生加达·(Ghada Mohamed)对笔者说:“萨拉赫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作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的所作所为远远高于自身的职业。他通过提供大量的资金和物质支持家乡的各方面基础设施与服务的发展。所有埃及人都热爱这个伟大的人。”为家乡捐款已经成为萨拉赫最惯常的行为,而且他从不炫耀,因为他将其视作一种义务。

埃及总统塞西在萨拉赫于欧冠决赛因伤离场后也表示:“我在萨拉赫身上感受到了埃及之光,我期待他在受伤归来后能够更加强大。他是埃及的民族骄傲。”

埃及球星萨拉赫如今已毫无疑问是一个光环远超越足球范围的人物:神秘论、偶像崇拜、媒体宠儿、政治意义。他入选《时代周刊》“2019年全球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并成为的6个封面人物之一。

在2018年的埃及总统大选中,有约百万名同胞把自己的选票投给了根本不是候选人的萨拉赫。这一得票数甚至超越了被视为现任总统塞西唯一对手的穆萨·穆斯塔法·穆萨。从此以后,萨拉赫能否从政的问题便前所未有地得到世界的关注。尤其是在足坛中,就在2017年,已有了一位世界足球先生华丽转身为一国总统。

2017年12月28日,利比里亚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结果出炉,前世界知名球星乔治·维阿以61.5%的高得票率击败时任副总统约瑟夫·博阿凯(38.5%),成功当选总统。这位从蒙罗维亚贫民窟中走出来的穷小子,曾在上世纪90年代在欧洲足坛刮起一阵“黑旋风”,其包揽“世界足球先生”“欧洲足球先生”和“非洲足球先生”的纪录至今无人打破。在乔治·维阿当选总统的消息传出后,非洲足协也官方发布推特对他的当选予以祝贺。

在足坛,足球无关政治的信条深入人心。但维阿在受到曼德拉接见后,也许是由于曼德拉的鼓励和称赞,维阿有了参政的想法。他说:“我感到对利比里亚人民欠了债,这是我之所以要为他们做点什么的原因。”

2004年11月,维阿回国组建民主变革大会党,并作为候选人角逐总统选举,成功进入第二轮投票,与埃伦·瑟利夫对决。但两人差距悬殊:瑟利夫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有着在政府部门、世界银行、联合国等机构工作的丰富经验;而维阿高中即辍学、无任何从政经验,劣势明显。最后维阿以落后近20个百分点的得票率败北。在时任尼日利亚总统奥巴桑乔的劝解下,维阿暂时放弃对从政的执着,以学业为重,先后于2007年获得高中文凭,2011年、2013年获得美国佛罗里达州德锐大学的商业管理学士学位和公共管理硕士学位。2011年他曾回国尝试参选副总统,与党内总统候选人温斯顿·杜伯曼搭档,但杜伯曼还是在第二轮败给谋求连任的瑟利夫。

不过,2014年维阿当选利比里亚参议员,与祖国共同经历了埃博拉疫情、经济衰退的难关。如今的维阿脱下名牌西服、换掉高级跑车,戴着眼镜、乘着吉普,奔走于大小贫民窟。瑟利夫在任期内虽然恢复和稳定了社会经济秩序,但腐败横行,民众对经济发展的获得感不强。2014~2015年暴发的埃博拉疫情重创国民经济的同时,也暴露了政府在公共卫生领域的严重缺陷,民众对政府的信心急剧下降。

维阿当选总统不仅令利比里亚民众激动不已,国际社会也对其充满期待,希望其能复制球场神话,攻破利比里亚当前的政治、经济难题,带领民众赢得这场最艰难的“赛事”。

作为利物浦当家球星,萨拉赫在面对外界如此多的评论和如此高的“期待”时,显得十分淡然。他只专注于足球,和谨慎地发表一些正确的、值得全埃及学习的言论。很多人在谈到萨拉赫时,说他是“一个谦虚、快乐的人”。

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埃及前锋面对摄像机宣称:“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文化中对待女性的方式。我比以往更加支持女性,因为我明白了她们理应获得更好的对待。这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义务!”在他的眼中,这正是所有埃及人应当向现当代社会看齐的、应当有所进步的重要一点。简简单单三句话,代表着他的心声,在埃及这个国家,80%的女性遭遇着不公,包办婚姻和性骚扰随处可见,开罗也被视作全球对单身女性而言最不安全的首都城市之一。这也就难怪萨拉赫在埃及全体国民心中都具有崇高的地位,或贫或富、或男或女,无论是否是足球迷,都会被他的人格魅力深深折服。

在对阵热刺的欧冠决赛中首开纪录后,这位利物浦左脚将如同每次进球后那样双膝跪地祷告。两年来,这个几乎每周都会出现的庆祝动作,被引入了《FIFA 19》游戏。这个此前马里前锋卡努特和塞内加尔前锋登巴·巴也经常做的动作,被《》称为“打破了文化壁垒”。

近年来,由于难民潮的不断扩大,涌入的对于西欧民众的原有生活模式产生了一定的冲击。在如德国、英国、法国这样的难民接收大国中,原住民与甚至产生了不少社会冲突。而如今,你在英国可以看到利物浦的街头艺术家们,“吹嘘”萨拉赫是“‘导师’,尼罗河的微笑每次在进球后出现在安菲尔德,那里成为他祈祷的地毯”。相反,也有一些极端球迷曾被摄像机捕捉到高喊:“萨拉赫,炸弹携带者!”“该死的混蛋!”

斯坦福大学曾经针对8060名利物浦球迷及1500万推特足球粉丝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萨拉赫作为英雄和信徒正常化的公众形象,可能限制了城市里与相关的暴力事件。2017年来,在默西塞德,因仇恨引发的犯罪事件下降了18.9%。同时,调查结果显示,利物浦球迷发布反推特的数量也下降了一半。

英国中东国际关系专家索拉瓦·易卜拉欣解释说:“在一个受困于失业增长和政治麻烦的国家,对于那些越来越沮丧的年轻人,他意味着动力和希望的来源。因为他的成功,萨拉赫吸引着阿拉伯世界的年轻人,他们不愿再被视作难民或。”

著名阿拉伯思想家艾哈迈德·艾敏在写给儿子的一封信中说道:“我希望你在心智成熟、学成回国后能看到过人的缺陷,能同情他们,并尽可能改善他们的境况。如果你不能改变所有人,也要尝试着改变你自己的环境,无论是你教的学生、相处的老师、你要创造的家庭以及与你相伴的朋友。如果你的意志增强了、社会地位提升了,就能更加普及你的改革。”对于萨拉赫来说,这份专属于他自己的“出埃及记”或许能因他不同于人的社会地位、因他在欧洲取得的优异成就而对全埃及的发展有所推动。正如埃及总统塞西对他的称赞一般,埃及需要如萨拉赫一般的民族英雄,如果这样的人物再多一些,对于埃及来讲,国家复兴与重拾民族威望或许并非空中楼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